看着武阳兵坚定的眼神,白泽少最终还是没有拒绝,收下了他的金条。

武阳兵出手这么大方,不是没有原因的,短短三个月以来,他、孙岩杰、白泽少、吴坚合作可是挣了不少钱。

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,几个人的生意也是做的越来越大,涉及到的种类也是越来越多。

枪支,布匹,棉花,药品,总之什么赚钱做什么,关键的是这些东西都是管制品,利润非常的大。

身为军需处长的武阳兵利用职务之变,负责提供物资,白泽少和孙岩杰则是负责运输过程中的通关手续,吴坚则是运送货物。

当然,这里面还有一些直接吃干股的人,比如吴正柯,毕竟有些时候有些事情也不是白泽少几个就可以搞定的。

所以,武阳兵出手就是五根金条,白泽少也就收下了。

将金条放好之后,白泽少看向了孙岩杰:“孙大哥,之前那个人说的地方,你知道吧”

“你想怎么做”孙岩杰直接问道。

“很简单,派人监视起来,特务处的人,我不想用,所以只能麻烦孙你了,到时候守株待兔顺藤摸瓜,抓住机会一网打尽”白泽少有些很辣的说道。

虽然不知道到底是谁想要他的命,不过白泽少也不是坐以待毙之人。

“这个没有问题,交给我就好了”孙岩杰点头应了下来。

向日葵气质美女白纱刺绣长裙侧颜精致五官漂亮图片

“小白你是不是得罪什么人了,对方搞得这么神秘,显然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”武阳兵关心的询问道。

“大哥,你也知道我是干什么的,得罪的人多了,我哪里可以猜的到底是谁”白泽少苦笑的摇了摇头,无奈的说道。

“你自己真的就没有一点猜测?毕竟就算你得罪的人再多,可是现在对方却想要你的命,这种程度的得罪应该不多吧”武阳兵若有所思的说道。

白泽少沉默了,没有开口。

“会不会是红党”孙岩杰插嘴道。

“不会”白泽少很肯定的说道,“一来红党几乎很少甚至不会采取如此激烈的手段,二来我加入特务处才多长时间,又怎么会得罪红党如此深,以至于让他们破例来对付我”

白泽少刚说完,武阳兵与孙岩杰却是对视一眼,然后笑了起来。

两人笑的白泽少也是有些莫名其妙:“怎么了?我说的不对?”

“你还不知道你在外面的名声吧”笑完之后,孙岩杰问道。

“不知道,怎么了?”白泽少摸了摸自己的鼻子,狐疑的说道。

“不知道就算了,不过你刚才说你得罪红党不深,恐怕你自己都不知道你干的事情吧”

顿了一下,孙岩杰继续道:“就你加入特务处几个月的时间,你先是抓获了印刷厂的吴厂长,成为了行动队三组组长,而后亲手击毙了红党在山宁的二号人物叶伟天,成功晋升少尉,这些事情许多人一辈子都不一定能碰到,可是你看看你自己,有时候我还真有些羡慕你”

白泽少听着孙岩杰的话语,眼神不由得一缩,他枪杀叶伟天的事情,除了在场的刘小兵以外,就没有外人知道。

如今,孙岩杰知道了,那么其他人肯定也知道了,不用问是刘小兵泄露出去的。

“现在还那么肯定不是红党对你下的手?”孙岩杰似笑非笑的看着白泽少。

“我肯定”白泽少脸色难看的说道:“红党真的要为了他们的二号人物报仇,也不会只是这么点规模”

“也是”武阳兵赞同的点了点头,随即笑着说道:“你们还记得当初在玫瑰歌舞厅发生的事情吧”

“武大哥,你的意思是说日本人?”白泽少有些惊疑的说道。

不过心里面对于这个猜测,却是肯定了八九分。

当初的事情因为过去这么长时间,也没有什么后续了,白泽少也是差点就要忘记了。

不过今天的事情倒是给他提了一个醒,看来日本人对他还是没有彻底的死心。

只是,就连白泽少自己都有些狐疑,日本人为什么要盯着他呢?

晃了晃脑袋,白泽少索性将这些事情暂时压倒了心底,脸色恢复了正常:“两位老哥,事情反正一时半会也没有什么结果,不说了,先吃饭吧,我都饿了”

“对,先吃饭,什么事也大不过吃饭”孙岩杰笑着说道。

随后,三人也是一边喝酒,一边吃饭闲聊。

中间,武阳兵的无意间透露出的一个消息却是引起了白泽少的注意。

“也不知道上面怎么想的,这都到了年根了又是大冷天的,竟然让我们的工兵去开荒”武阳兵有些抱怨的说道。

“开荒?”白泽少与孙岩杰都是有些诧异的看向了武阳兵。

“和那个也差不多,弄得我们军需处这几天也是非常的忙,资金更是花了一大把”武阳兵喝了一口酒,解释道:“说是弄什么训练基地,搞得很是神秘”

“训练基地?山宁现在有很多这种基地吧,为什么还要弄新的,是为了你们警备部队使用?”孙岩杰好奇的问道。

“是啊,你们部队不是有自己的基地,而且我记得军校操场后面就有新修建的训练基地呀”白泽少顺着孙岩杰的话语,继续道。

“这个基地没有你们说的那么大,只是一个小型基地,不过投资却很大,保密措施做的也很是严密,就连负责修建基地的工兵都不知道基地具体的位置”武阳兵解释道。

“这么保密,看来这个基地不是普通的训练基地,好了不说这些了,喝酒,喝酒”孙岩杰举起酒杯,对着白泽少两人道。

白泽少本来还想再问一下的,不过看到武阳兵与孙岩杰两人都不再继续这个话题,也是只能将心里的疑问给压下去。

虽然是大中午,不过三人都没有什么事情,所以白酒也是喝了一瓶又一瓶。

期间,几人也是不免谈到了目前的国内外形势,在外,日本人虎视眈眈,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发起战争,于内,红党积极抗日的行动也是赢得了民众的拥护。

甚至一些大城市的大学生放弃了学业,去参加红党。

也因此,目前的红党的势力越发的壮大了。

不过三人只是简单的聊了一下,就没有在深入了,等到酒足饭饱的时候,已经下午三点多了,一顿饭足足吃了三个小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