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网址:.

林阮赶紧起身走到桌前,朝三皇子跪下行了个礼:“民女见过三皇子,不知三皇子身份尊贵,多有失礼怠慢之处,还请三皇子莫要同民女计较。”

三皇子笑了笑道:“林姑娘快请起,你招待得十分周到,本皇子没有可以挑剔的地方。”

林阮顺势站了起来道:“民女惶恐。”

心里却是不屑地冷笑了一声,这个三皇子可真是有意思,在这个时候挑明身份,明显是想拿身份来压她,想让同意在他的“照顾”之下,把冷饮店开到京都去。

如果她应下了,那以后她怕是要替他人做嫁衣裳了。

三皇子端着冒着凉气的柠檬水喝了一口,酸甜沁凉的滋味让他心情大好。

真没想到,这个林阮还真是让人大开眼界。

上次没能追到她的人,他又被别的事情绊住了,但是后面他又找人去调查了林阮一番,本以为她开的那些火锅店,和跟何夫人合伙开的水果店就已经够让人眼红的了,没想到现在又弄出这些见所未见,闻所示闻的东西来。

如同魏蔓茵她们所说,这些东西绝对会带来大笔的收益。

如果他能把林阮招揽过来,让她替自己卖命,那么将来便是凭着这些吃食,他都能挣上不少银子。

何况她手里还有孔雀绿,脑子里肯定还有更多的点子。

笑容清新甜美的麻花辫少女

若是林阮能为她所用,那么将来他的大业又多了一重保障。

三皇子见林阮没说话,便道:“林姑娘有大才,屈居在这小小的淮阳府里,实在太委屈。我大周幅员辽阔,百姓富庶,林姑娘试想一下,这一天下来的利润会有多少?如果你肯和本皇子联手,本皇子便能助你把你的这些店铺,开遍大江南北,富可敌国,也不过只是时间问题。”

林阮安静地听着三皇子画大饼,神色里没有半点波动。

何夫人听了三皇子的话,在心里忍不住骂了一声,当真是小娘养的,眼皮子浅,脸皮子厚!

何玉妍也弄明白了三皇子的真正用意,不由有些担心地看着林阮。

这可怎么办?三皇子的身份摆在那里,如果林阮拒绝,那可就是把这个讨厌的三皇子给得罪死了,将来三皇子随便发句话,林阮就可能会被刁难。

可是如果林阮同意了,那今后她会被三皇子给坑死的。

这可真是进不得,退不得。

魏蔓茵是个脑子简单的,而且因为跟三皇子的关系,所以下意识地就偏向了三皇子那边,帮忙当说客:“林姑娘,你怎么不说话呀?我觉得我表哥的想法很不错啊,你要是同意跟他合作,他能帮你带来多大的利益啊。”

三皇子见林阮一直不说话,便有些没有耐心,皱了皱眉道:“林姑娘难道觉得本皇子说的话当不得真?”

林阮这才笑笑:“当然不是,只是非常不好意思,三皇子,我名下的所有店铺,都已经有了合伙人。这个人,三皇子应该不陌生。”

三皇子不屑地笑了笑:“梁十二?他一个个小小的锦衣卫校尉,在小地方或许管用,但在这淮阳府,都不会有人卖他面子。再说了,如果本皇子要跟你联手做生意,他也没有敢反对的资格,所以,你尽管放心大胆地跟本皇子合作便是。”

林阮听到梁十二的名字时,便忍不住笑了。看来这个三皇子的能力,实在不怎么样,竟然连她背后真正的靠山是谁都没有搞清楚,就急忙上来想分一杯羹,当真是可笑。

三皇子觉得她那抹笑意有点扎眼,眼睛半眯道:“你笑什么?”

林阮刚要解释,就听一道清冷的声音传来:“她在笑你不自量力。”

众人闻声,纷纷转头,就见萧景宸带着梁十二,大步朝他们行了过来。

三皇子一见萧景宸,脸上就闪过一抹阴鸷,冷笑一声道:“表哥这是想替自己的手下撑腰?自古以来,这做生意就讲究买卖双方自愿,若是林姑娘不想再和梁十二合作,难不成你们还能强逼她不成?”

三皇子很不喜欢萧景宸,因为萧景宸太优秀了,优秀到皇上都时常把萧景宸拉出来跟他们比较,通常,他们都地被比得一无是处。

若萧景宸是他们的亲手足,只怕继承大统的不二人选,便是萧景宸。而其他皇子连和他相争的能力都未必能有。

不过幸好,他姓萧。而这天下,姓周。

萧景宸走入凉亭,看也没看三皇子一眼,直接问林阮道:“东西还有吗?”

林阮愣了愣,然后点点头:“有,我这就让人去准备。”

说完,转头看了梁十二一眼,“十二爷要来一份吗?”

梁十二傲娇的哼了哼。

林阮耸耸肩:“不要就算了。”

梁十二气得直瞪眼,但是又不好意思说自己想要,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林阮去吩咐下人准备东西。

很快,厨娘们就再次几只托盘进来,盘子里放的东西,跟之前给何夫人他们吃的一模一样。

萧景宸看着那些赏心悦目的冰品和甜点,嘴角忍不住勾了勾,拿起勺子便享用了起来。

魏蔓茵看着近在咫尺的萧景宸,紧张激动得人都在微微发抖,鼓起勇气上前两步说道:“萧王爷,你……你还记得我吗?”

萧景宸连个眼神都没有给她,似乎当她是空气一般不存在。

魏蔓茵见他不说话,不甘心地再次开口道:“我叫魏蔓茵,我祖父是户部尚书魏光亦,我父亲是淮阳府的同知魏青林,我姨母是刘贵妃。三皇子是我表哥,算起来,我也应该能叫你一声表哥的。“

她说了这么大一堆,萧景宸终于抬起了头,冷冷地道:“户部尚书魏光亦,淮阳府同知魏青林?”

魏蔓茵见他终于跟自己搭话了,激动不已地点头。

萧景宸转头对旁边拉着一张脸的梁十二道:“记下来,回头好好查查这两人。”

梁十二立刻恭敬道:“是!”

魏蔓茵还从来没遇到这样的情况,顿时吓得小脸一白,完不知道该如何反应,呐呐道:“萧……萧王爷,我……我祖父和我父亲,他们……他们什么都没有做。”

萧景宸冷冷一笑:“做没做,查一查不就知道了?”

最新网址: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