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到白晴为自己说话,盛太太暗松了一口气,纵然白晴跟蜜饯儿的关系在不好,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秦爷也不可能一点面子都不给他这个继母吧。

秦黄连像是没听见白晴的话一样,在他话音落定后的没多一会儿,他看盛太太一点要道歉的意思也没有,不由得开了口,只不过这话却不是对盛太太说的,而是在问吕伟奇,“这位先生,麻烦你按照刚才秦太太所说的,报警吧!”

“就说……有人诽谤蜜氏和秦太太!”

闻言,盛太太彻底慌了,她原本以为白晴为自己说了话,秦黄连怎么说也得卖她个面子,可现在看来……秦黄连非但没给白晴面子,反而……还激怒了他。

“别……”盛太太赔笑,此时这张带笑的脸仿佛不是自己的似的,“秦爷……咱有话好好说不是,因为这么一件小事,还值得麻烦人警察?”

秦黄连低垂的眉眼一抬,阴冷又骇人,那模样像是在说‘只要是跟她有关的事,在小的事也是大事’!

盛太太被秦黄连这一眼吓得后退了两步,赶紧迫不及待的道歉:“那个……蜜……秦太太,对不起啊,是我的错,希望你大人有大量,别跟我一般见识了。”

惊慌无措的她此时不知该怎样称呼蜜饯儿才好了!

被秦黄连和蜜饯儿晾在一边的白晴,此时正狠狠的瞪着他们,她特别好奇秦黄连现在的举动,他这分明是在给蜜饯儿解围,而且……默契十足,秦黄连还有种妇唱夫随的架势。

道完歉的盛太太,在秦黄连还没开口说话以前,赶紧灰溜溜的离开了,生怕一会儿秦黄连会忽然开口叫住她。

这还是她从小到大以来,第一次这么囧!

本来,她也没别的意思,就是八卦心太重,语气有那么一点不好,声音有那么一点强势而已,结果……什么没问出来不说,还被这两个晚辈狠狠羞辱了一番!

雨天娃娃高冷外拍

日后,就算她把这件事跟别人说了,恐怕别人也会说她咎由自取……

盛太太走了,而跟她一起来的白晴在原地愣了几秒钟,带着满满的疑惑和不甘也走了。

白晴走了没多一会儿,蜜饯儿略过秦黄连,把他当成了空气,带着后面的销售团队去吃饭了。

这顿饭盛太太没吃,就跟白晴找了一个借口,回家了,今天所发生的事是她有目共睹的,所以……盛太太找借口回家,她也没拦着。

本来,她今天找盛太太来,就是想借她羞辱蜜饯儿的,可是,她做梦都没想到半路居然会杀出来一个秦黄连,她一直以为秦黄连是不爱蜜饯儿的,可刚才……他所做的一切,已经推翻了她之前的‘以为’。

可是……

白晴坐在车里,眯了眯眼,越想越不对,最后……还是拿出手机,拨了一通电话过去。

今天是蜜饯儿带团队跑单的第一天,有很多经验不足,她没给今天定目标,而是让每个人用最大的努力去拼业绩,就算今天一整天下来,业绩惨不忍睹,她也会由衷的接受,因为她知道,大家都尽力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