时间缓缓流逝,转眼间,一月时间已过。

前来咸阳城参加所谓盛会的众多势力已经陆续离去。

在这期间,咸阳城内部暗流涌动,无论是大秦势力,还是反秦势力,亦或者中立势力都有着各不相同的动作。

光是死在韩信手中的倒霉蛋就高达百余人,影秘卫、罗网、黑冰台等组织全军出动,其中甚至有三名黑龙卫。

谁也没想到大秦会派出尊者境强者,强势横扫一切。

要知道黑龙卫可不是普通的尊者,每一位都是顶级尊者,像反秦势力派出的那些乌合之众,根本就是送菜。

经过这一役,众势力也大致了解了大秦的底线,也知晓了大秦与反秦势力的部分实力,目的已经达到,此地不宜久留。

儒家重新回到小圣贤庄,许久未曾露面的张良依旧与墨家混在一起,而荀圣对此依旧是不管不顾,任凭张良自行安排。

伏念虽然颇有微词,却也不想破坏师兄弟之间的感情,而颜路对此表示无所谓。

这家伙的心态比道家子弟还道家,有些时候都要怀疑,他是不是不应该出现在儒家。

相比于儒家,道家天宗与道家人宗就没这么和谐了,双方在离开咸阳城后,便展开了一场大战。

道家天宗现任掌门晓梦大师对决道家人宗当代最强弟子玄木子。

花朵的春天很芬芳

双方鏖战数天,最后还是晓梦稍胜一筹,以极其微弱的优势,击败了玄木子。

双方展现出的实力,让躲在暗处观战的众人震惊不已,毫无疑问这两人都是顶级尊者,实力均要超过普通尊者。

北冥子与无为子两大至强者倒是没出手,但他们却下了赌约,赌的就是晓梦与玄木子,谁胜谁负。

结果还是北冥子获胜,赢了无为子一块造化级神料,随后被他转手送给了晓梦。

无为子很不服气,却也无可奈何,输了就是输了,在这一刻,任何的借口都是苍白的。

虽然说晓梦与玄木子从身份上的确存在着差距。

晓梦是北冥子的关门弟子,也是他最看重的弟子,年纪轻轻便接任了天宗掌门一职。

这其中自然少不了赤松子陨落的原因,但得到北冥子的认可,也足以说明晓梦的实力。

而玄木子是人宗掌门逍遥子的弟子,在辈分上就比晓梦低上一辈,所以说,这是一场“不公平”的战斗。

而之前戏份较多的蜀山势力倒也没什么事发生,除了青索剑主李沧云被白眉一顿臭骂外。

而其他势力基本都很克制,没有任何想要战斗的意思。

最后,大多数势力都顺利回到了自家驻地,除了两个“倒霉蛋”势力。

涂山族族长涂山瑶瑶与傲来国二小姐、三少爷被留在了咸阳城。

这是嬴政亲自下旨,将他们留了下来。

周禹对此表示毫不知情,绝对不是他让嬴政下的旨。

相比于傲来国两人,涂山瑶瑶则要轻松一些。

因为涂山已经彻底倒向了大秦,所以说,涂山瑶瑶现在担心的是如何能使这层关系越来越稳固。

而六耳与通臂则不一样,傲来国现在还是中立势力,并未彻底倒向任何一方。

傲来国混世四猴,狐妖小红娘中没说三少爷到底是灵明还是通臂,这里就当他通臂了。

还有哈,我肯定不会按照原著来,会进行魔改,所以想完全看原著的兄弟们,让你们失望了。

不过他们心理也清楚,大秦对傲来国没有恶意,否则也不会只是留下他们。

虽然傲来国号称“万国来朝”,但与大秦比起来,最多是大一点的蝼蚁,并不算什么。

众妖殿第三层,涂山瑶瑶慈爱的看着正在嬉笑打闹的女儿们,她们天真可爱,无忧无虑,每天过得很充实,也很快乐。

只不过这样的生活很有可能持续不了太久,涂山瑶瑶现在的状态并不是很好,所以她必须找到一个足够强大的靠山。

试问天下,又有什么靠山能有大秦更强大,所以涂山瑶瑶她来了,带着涂山的诚意而来。

“娘亲,你在想什么?”

这时,涂山雅雅眨着大眼睛,来到了涂山瑶瑶的面前,满脸好奇地问道。

涂山瑶瑶低下头,摸着涂山雅雅的长发,温柔一笑:“娘亲在想,怎么能把雅雅嫁出去。”

听到这句话,涂山雅雅一皱鼻子,不满地看着涂山瑶瑶:“娘亲,你太坏了,雅雅可还未成年呢,你就想着让雅雅嫁人。”

涂山瑶瑶绝美无暇的俏脸上闪过一抹难以察觉的黯然,随后笑容满面地说道:“现在不嫁人,但可以订婚,等你成年在嫁过去,那不就行了。”

远处的涂山红红注意到了自家娘亲的黯然之色,但心智成熟的她却并未声张。

涂山雅雅小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似的:“雅雅不要嫁人,雅雅要永远陪着娘亲,永远陪着姐姐和妹妹。”

“傻丫头,怎么可能不嫁人呢?”涂山瑶瑶轻笑着说道。

“我就不嫁,我要单身一辈子,做一只骄傲的单身狐。”涂山雅雅现在还不能理解自家娘亲的话,但她还是准确表达了自己的想法。

涂山瑶瑶想继续劝说时,涂山红红突然跑了过来,一双浅绿色的眼瞳中满是坚定。

“娘亲,我可以嫁人的。”

听到这句话,涂山瑶瑶、涂山雅雅,包括在远处的涂山容容全都睁大了双眼,满脸呆滞地看着涂山红红。

“红红。”涂山瑶瑶双眼有些湿润,在这一刻,她终于明白,涂山红红已经不再是那个无忧无虑的小丫头了。

“姐姐,你不能嫁人,我们都不嫁人。”雅雅似乎也明白了一些,一把抱住了红红,小脸上满是认真地说道。

涂山容容轻叹一声,像个小大人一样,在某种程度上,她比两个姐姐要更加明白娘亲的苦衷。

涂山瑶瑶情绪低落,这一刻,她感觉自己的心在滴血。

如果姑姑能够顺利出关,如果自己没有受伤,如果涂山还有一尊大圣存在,她又何必出此下策。

假如有选择,她真的不想做什么族长,但没有如果,更没有假如,涂山想要继续存活下去,必须寻找靠山。

大秦是最好的选择,但仅凭效忠真的没那么有用,所以必须加强双方的联系。

这才是涂山瑶瑶来到咸阳城的目的,她的三个女儿都是难得一见的天才,但根本没有时间让她们成长起来。

所以说,在自己陨落之前,三个女儿都要有一个好归宿。

她给涂山雅雅选择的归宿便是嫁人,并不是随意找人就嫁了。

而是要将她嫁给秦皇的某位皇子,最少也要完成订婚。

涂山瑶瑶有这个自信,因为涂山雅雅也确实优秀,三个女儿全都完美继承了她的基因,年纪岁小,却也有着让人无法想象的魅力。

这是涂山瑶瑶原本的打算,但现在她动摇了,也后悔了。

雅雅虽然是自己的女儿,但她的命运却不应该由自己来掌控。

“好好好,娘亲听你们的,都不嫁人,都不嫁人。”涂山瑶瑶,双手分别摸着红红与雅雅,笑着说道。

“嗯嗯,不嫁人。”雅雅点点头,小脸上露出开心的笑容。

“娘亲,我可以的。”红红认真地说道。

“红红乖,听娘亲的话。”涂山瑶瑶内心很欣慰。

“姐姐,要听娘亲的话哦!”涂山容容也来到了三人身前。

涂山瑶瑶又摸着涂山容容的小脑袋,笑着说道:“你们两个当姐姐,都不如容容听话。”

涂山红红与涂山雅雅对视一眼,均是有些慌乱。

“好了,你们三个去玩吧,不要想那么多,一切有娘亲在。”涂山瑶瑶现在已经下定决心,推翻她之前的想法。

“嗯嗯!”涂山雅雅点点头,大眼睛眯成了月牙。

而涂山红红与涂山容容见自家娘亲似乎真的没事后,也就没想太多,毕竟就算两人再早熟,也终究还是个孩子。

“不管能否成功,现在也只能这么做了。”涂山瑶瑶看着三个宝贝女儿,内心暗暗下了决定。

与此同时,六耳与通臂两只猴子虽然内心急得很,却也只能等待着秦皇的传唤。

在这期间,他们不敢擅自离开众妖殿,只能等。

没办法,他们可不想死的莫名其妙。

虽然两人都是大圣,听起来很强大,但实际上也就那么一回事,在妖族属于顶级,但在大秦,也就只能算是上等战力。

尤其是三少爷还受了重伤,一身实力十不存一。

从最强大圣直接成为最弱大圣,这巨大的反差,实在是让人难以接受。

幸亏三少爷心比较大,倒也活的还算滋润。

“对了,也不知道瑶瑶怎么样了?”六耳慵懒的躺在一旁,突然想到了他的“暗恋对象”。

“荒心吧,幺幺姐,可定某问题,”三少爷坐在桌子前,抱着一颗和他脑袋差不多大小的桃子,大快朵颐,口中含糊不清地说道。

“我当然知道她没问题,但就是有些想她。”六耳坐起身来,美眸中闪过一抹痴迷。

她从来不否认,涂山瑶瑶对她有着极大的吸引力。

“切,我看你就是按捺不住自己了。”三少爷不屑地说道。

“呦!你还好意思说姐姐我?”六耳有些惊讶地说道。

“怎么滴?你敢做还不让我说了?”三少爷满不在意,继续吃着自己手里的桃子。

“啧啧啧,你这话说的,差点让我忘了,你好像对那个谁有意思吧?”六耳嘴角泛起一抹坏笑:“叫什么来着?我想想。”

“你,闭嘴。”三少爷如同被踩了尾巴一样,顿时间跳了起来。

“哦,我想起来了,是瑶瑶的女儿,那个叫涂山雅雅的可爱小萝莉。”六耳仿佛没听见一般,自顾自地说道。

“够了,你闭嘴,”三少爷瞬间炸毛了,情绪变得无比激动。

“啧啧啧,谁能想到堂堂傲来国三少爷竟然。”六耳继续说着,根本不在意自家弟弟。

“六耳,你不要欺猴太甚。”三少爷咬牙切齿,恶狠狠地说道。

“安啦安啦,放心吧,在这里,天知地知,你知我知,不会有其他人知道的。”六耳见自家老弟情绪过于激动,连忙说道。

三少爷狠狠瞪了六耳一眼,一言不发,大口大口吃着桃肉。

那副表情,仿佛将手中的巨大桃子当成了六耳。

“好了,别生气了,等姐姐搞定了瑶瑶,这都不是问题。”六耳来到三少爷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,大咧咧地说道。

听到这句话,三少爷停下了动作,看着六耳,严肃地说道:“此话当真?”

“当然是真的,姐姐我什么时候骗过你?”六耳不满地说道。

“呵呵!”三少爷发出不屑地笑声,你骗我的还少?

“咳咳,你想想是我追上瑶瑶机会大,还是你追上雅雅的机会大?”六耳连忙换个方向,说道。

三少爷陷入了沉默,显然开始思考了起来。

六耳一看有戏,连忙乘胜追击:“你要追雅雅,最少也需要等她长大吧,而我不一样,瑶瑶可是现成的。”

还没等六耳说完,三少爷便摇摇头,拒绝了她的提议。

“只要我拿下瑶瑶,不说能帮你多少,最起码在你追雅雅的时候,我保证她不会阻拦。”六耳还是不死心,接着说道。

“二姐,我帮不了你,我虽然喜欢雅雅的,但我不会去强求,毕竟我们之间的年龄相差太大。”三少爷内心轻叹一声,无奈地说道。

“现在确实相差的有点大,但如果是一万年后呢。”六耳满脸认真地说道:“她一万岁,而你一万两千岁,这算什么差距。”

“二姐,你还是自己加油吧!”三少爷不为所动,他现在的想法很简单,想多了也没什么作用。

这时他不由自主的想起,曾经被追杀陷入昏迷时,来自涂山的小仙子对他无微不至的照顾。

如果没有她,傲来国三少爷早就成为过去时了。

六耳见自家弟弟不上钩,兴致索然地躺在一旁,绝美的俏脸上满是无奈。

就在傲来国两姐弟处于不同的无奈情绪时,周禹的周圣庄园迎来了一位特殊的客人。

xiazaitx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