孙思邈把一个拳头大小的荞麦布包放在桌子上。平阳公主会意的把自己的右手放在荞麦布包上,孙思邈4指搭在平阳公主的手腕上。

2分钟之后,孙思邈说道:“张开嘴,让我看看舌苔。”

平阳公主张开嘴,伸出惨白的是舌头。

孙思邈:“好了,公主你是不是常常感觉胸闷心情郁结?惫懒不想动弹?四肢无力?”

平阳公主点点头。

孙思邈说道:“你得的是血虚症。”

血虚症就是贫血。

平阳公主:“某去太原医治过,父亲也派御医来看过,但都不见效!”

孙思邈点点头说道:“那他们的方子,你带来了么?”

平阳公主摇摇头。

孙思邈:“你的血虚,估计是寄生虫性的,就是虫积。公主,夜间是不是魄门奇痒?”

魄门就是肛门。

绿野女生明媚笑颜娇美可人

平阳公主红着脸点点头。

孙思邈:“那是钩虫,这需要先给你吃几付打虫药,然后才能补血。”

钩虫是吴欢给孙思邈的概念,孙思邈知道蛔虫,但以为钩虫是小蛔虫,和吴欢讨论之后,才知道,钩虫是钩虫,蛔虫是蛔虫。

孙思邈写着药方,门口传来吴欢的敲门声:“孙老头在不在?”

吴欢知道孙思邈的急脾气,自己说过的东西,如果不连夜送来,他会半夜上门,不让吴欢睡好觉,所以主动点送上门好。

孙思邈对平阳公主笑一下说道:“你稍等,我去开门。”

平阳公主:“神医你写吧,我让他们开门。”

然后对院子里的马三宝喊道:“三宝开门!”

吴欢进门看到马三宝愣了一下,然后立刻想起孙思邈对平阳公主说的话,对马三宝问道:“你家公主在里面?”

马三宝点点头。

吴欢自言自语说道:“还是在门口等下吧,女人身上太多毛病,是不能知道的。”

孙思邈写好药方,准备交给平阳公主,想想到吴欢来了,询问一下吴欢,能不能按蛔虫的配方打虫,所以又放下说道:“你稍等一下。”

平阳公主点点头,看孙思邈又停的看门口,非常的好奇。

孙思邈大喊:“吴小子,在哪里?还不进来?”

吴欢听到孙思邈的叫声,想到平阳公主在里面,于是也大声回道:“干嘛?你现在有病人,好好看你的病,我又不是医生。”

孙思邈:“让你进来就进来,哪有那么多的废话?”

吴欢摇摇头推门进屋,说道:“怎么了?”

孙思邈看看手中的药方说道:“你说钩虫和蛔虫不一样,我想药方也不一样,所以我想问问你,这打虫药的配方和药量是不是不一样。”

吴欢想想说道:“理论上是不大一样,不过,现在有几个人没有蛔虫?你按蛔虫的配就好。”

孙思邈:“那用贯众?”

平阳公主说道:“我以前服用过贯众,但效果并不明显?”

孙思邈:“哦?多久?”

平阳公主:“两年以前!”

吴欢皱皱眉头说道:“你经常喝生水?”

平阳公主:“什么生水?”

吴欢:“就是没有煮开的水!”

平阳公主:“是啊?怎么了?不都是这样喝么?”

吴欢苦笑一下,摇摇头说道:“如果你喝生水的话,最好一个月,或者更短的时间里,吃贯众。”

平阳公主听不大懂,于是,转头问孙思邈:“神医,他说的是真的?”

孙思邈苦笑一下点点头:“他说的并没有错。”

平阳公主想到那蛔虫老长一条条,想到自己很可以能就这样吃进去的,那后面,让平阳公主后背的汗毛都竖了起来。于是问道:“那怎么才不会被这蛔虫,钩虫,钻……钻到肚子里?”

孙思邈看看平阳公主,然后看看平阳公主。吴欢也看着这小姑娘一样的平阳公主,还是英姿飒爽的女将军?

孙思邈:“乐之愣着做什么?告诉公主啊!”

吴欢在孙思邈提醒下说道:“不吃生的蔬菜,鱼,肉,不喝生水,勤洗手。”

平阳公主皱皱眉头:“这样麻烦?”

吴欢苦笑道:“你肚子里的虫虫就是你嫌麻烦,才爬进去的。”

孙思邈:“最好听乐之的话,他说的一般都是对的。好了,你拿着药方,回去吧,先吃贯众3天,然后再吃后面的药。”

平阳公主点点头离开了。

吴欢说道:“孙老头今天你让我我想起来,是得要让整个沈阳城的人都打打虫。我估价每个人的肚子了多多少少都有蛔虫,钩虫等寄生虫。”

孙思邈点点头说道:“是的,是应该都打打,我看来的百姓都是面黄肌瘦的,一半是吃不好,一半是和平阳公主这样的。”

吴欢:“这贯众,我们这里有么?”

孙思邈:“我前两天出去逛了一下,看到很多。”

吴欢:“那我派人收购贯众。”

孙思邈:“嗯!对了,你送显微镜的图纸过来的吧,来!来!”

吴欢把怀来的显微镜图纸摆出来说道:“我让几个工匠跟你研发显微镜。你的学校人数要扩大,现在只有几十个人,远远不够。”

孙思邈:“这人还是你自己找,我负责教。”

吴欢点点头说道:“好的,有你这句话我就心里有数了。对了,你可以邀请一些志同道合的朋友过来。”

孙思邈咧嘴笑道:“我早就写了,估计他们都在回来的路上了。”

吴欢点点头:“那就好!”

孙思邈:“你为什么一定要我娶亲,你看我都60了。”

吴欢:“你有后么?”

孙思邈叹了一口气:“我自小身体羸弱,今天不知道明天太阳能不能看到,一拖两拖,年纪就大了。后来,我成为一个走方郎中,在四处走,居无定所,如何娶妻?你能不能把卢家的亲事退了?我都耳顺之年,这不糟蹋人家姑娘么?”

吴欢摇摇头说道:“我说你能活120岁,你就能活120岁,你还能60年,那姑娘跟等你死的时候,她也84了,根本就不算糟蹋。”

其实孙思邈活了141岁,吴欢只知道孙思邈的寿命比一般多的多,所以吴欢就报了120岁的数字。

吴欢:“”

fpzw