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么近的距离,蜜饯儿除了能闻到杜盛康身上恶心的臭味儿以外,还能听见他虚弱的呻吟,“看……看来……我们这辈子注……注定再也……没……没有机会……合……合作了……”

“杜董?”蜜饯儿忽然叫了杜盛康一声。

“蜜……蜜小姐……”蜜饯儿的话被杜盛康直接无视,只听他继续断断续续的呻吟,“我能……能拜……拜托你一……一件事……吗?请……你……务必要……要答应我……”

“杜董,你说。”蜜饯儿连一丝犹豫都没有的问。

“我……我死了……以……以后,你可以……帮我跟……跟我的宝贝……女……女儿合葬……葬在一起吗?”

“这……这辈子我……给她的……的爱还不……不够,下辈子……我还要……要继续……爱……爱……她……”

杜盛康还没等到蜜饯儿答应他,就断了气。

“杜董……杜董……”蜜饯儿晃悠了几下杜盛康的身体,杜盛康都没任何反应,最后,她顺着杜盛康的身体摸到了他的脸,紧接着是他的鼻子,然后……她的手颤颤巍巍的在他的鼻子下面一试探,已经没了呼吸。

他死了!

这三个字在脑海里一闪现,蜜饯儿整个人都傻了,也不知是被吓傻的,还是纳闷儿傻的。

就在刚才……他们还好好的谈条件,怎么会……忽然就死了呢?

她怔怔的趴在这里,动都不敢动了,然后,她喃喃的开口道:“好,我答应你。”

户外写生清纯美女如风如画

不到一分钟,前面就出现了一点小亮光,紧接着是一道女人的声音:“蜜蜜,蜜蜜,你在哪儿?”

此时的蜜饯儿仿佛与世隔绝了,听不见外界的声音!

只是,过了没多一会儿,她就发出了刺耳的尖叫,“啊~”。

站在工厂外面的几个人大概是听见了里面女人的尖叫声,个个掏出手机,打开了手电筒,快速的往里面钻。

不多时,他们就看见杜盛康趴在了地上,而蜜饯儿则是趴在了杜盛康对面。

直到他们都进来,赵蔓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,不可思议的惊道:“蜜蜜,是……是你杀了杜盛康?”

“你胡说八道什么?”秦楚瞪了赵蔓一眼。

而看见这一幕的王芷柔脸上的表情很复杂,不知为何,这一幕却仿佛让她看见了王霄的死。

秦黄连走过去,轻轻拍了拍蜜饯儿的肩膀,柔声开口:“老婆,老婆。”

一连叫了两次蜜饯儿都没反应,于是,秦黄连直接把她打横抱了起来,在经过秦楚身边时,他厉声警告:“杜盛康是猝死的,跟任何人无关,谁要是把刚才的一幕说出去,我就要了谁的命!”

听在别人耳中那么沉重的一句话,让秦黄连说出来居然像聊天一样轻松,由此可见,秦黄连对别人的性命有多草芥。

赵蔓转身,看着张勤给秦黄连照亮的那抹亮光越来越弱,直到……消失不见,气的她清秀的小脸上通红通红的。

秦楚看着旁边一动不动的王芷柔,提醒道:“我们走吧。”

看着杜盛康趴在地上的死相,又想起刚才秦黄连的话,这两者加在一起,仿佛刺痛了她的神经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