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一日。

太极宫。

甘露殿。

今日的早朝还没有结束。

此时,王珪正在汇报修筑黄河防洪堤坝的诸多事项。

李世民皱着眉头坐在龙椅上,低头翻阅着中书省整理的折子。

“每年春汛都很麻烦,今年好在有水泥堤坝出现,或许情况会好许多。”

李世民一心三用,一边听着王珪的汇报,一边对照往年的汛情,一边还在脑中思索应对之策。

王珪退下后,杜如晦站了出来。

房谋杜断,最近几个月,杜如晦身兼多职累得不轻,主要是房玄龄被李世民派到朔方,与程咬金、秦琼、李绩三人,共同主持大唐新军的建设事宜。

“陛下,房相昨夜发来一个好消息,新军在与朔方护庭队的演习中表现不俗。”

“哦!”

清丽脱俗的气质美女图片灵气逼人

李世民闻言大喜,不止是他,阶下大大小小百来号官员都是议论了起来。

新军的成立耗费了朝廷大笔资金,如今已经八个月过去,总算初见成效了吗?

李世民急忙找到杜如晦的折子,翻开后略过前面一些无关紧要的信息,找到关于大唐新军的那一页。

半响后,李世民忽然拍着桌子哈哈大笑起来。

“哈哈哈,不错,不错,竟然能够与护庭七队的人打得一个五五开,也算是不枉那几万金币的开销了。”

金阶之下,侯君集、段志玄等将领纷纷侧目。

“护庭七队,好像是朔方的城卫队吧?”

侯君集看了一眼龙椅上的李世民,沉声道:“据说护庭队中,最厉害的是护庭零队,也就是柳擎天带领的特战队,接下来是护庭一队,由席家大郎擎领,第三是护庭二队,由薛万彻带领的执刑队,然后是护庭十一队,由谢映登一手建立的军事人才储备库,这护庭七队……好像排名并不高,要是我没有记错,应该是由前朔方领军李正宝掌管吧?”

段志玄比了一个嘘声的手势,轻声说道:“报喜不报忧嘛,不然一群新兵蛋子咱们可能跟护庭队的那些人打成五五开?”

侯君集闻言一怔,接着露出一个‘大家都懂’的表情,苦笑着摇了摇头。

段志玄身前,老将军屈突通回过头来说道:“你们可不要小看了任何一支护庭队的实力,护庭队的排名如何,我们终究是道听途说,你们想想,如果这个排名真的有用,那为什么护庭六队,也就是王大锤带领的亲卫队,只排到了第九名?”

“老将军的意思是?”

屈突通瞥了一眼兴高采烈的李世民,不动声色的说道:“没准,那护庭七队才是最弱的呢!”

“……这?”

段志玄与侯君集面面相觑。

您老就这么看不起新军啊!?

金阶之上,李世民意气风发的说道:“新军是我大唐国力昌盛之根本,朕有一个建议。”

百官愣了愣,杜如晦、长孙无忌等人都是眉心紧蹙,暗道这位陛下又要不安生了。

李世民呵呵一笑,自顾自说道:“马上就是春耕了,往年的这个时候,草原都是一年中最为孱弱的时段,朕觉得可以让新军到真正的战场上历练一番,诸位爱卿以为如何?”

杜如晦和长孙无忌相视苦笑,好像在说‘你看吧,我就知道’。

有官员拱手问道:“陛下说的是东突厥?”

李世民微微颔首,双眼炯炯有神的看着金阶下的百官。

往年都是突厥人主动南下,现在风水轮流转,变成大唐人往北打,想想都刺激。

李世民笑眯眯的等待着有人出来附和自己的提议。

可是,等了十几个呼吸,尴尬的事情出现了。

屈突通撇着嘴:“东突厥还有必要打吗,这几个月来,咱们吃的羊肉,穿的羊毛衫,哪一样不是东突厥的嘛,一年过去了,边疆两国和和睦睦,去年咱们还裁撤了镇北军不是?”

尉迟恭看了一眼李世民,原本都是第一个附和李世民的他,此时竟然选择了缄默不语。

没办法,他的养殖场最近正在扩大规模,前几天又联系了几个东突厥的商人,打算引进一批上等的肉羊,这个时候要是两国打起来,那生意可不就要黄了嘛。

李世民愣了愣,脸色渐渐阴沉了下来。

武官们指望不上,他打算听听文官的想法。

可是,扭头看去。

长孙无忌与杜如晦低着头不知道在聊些什么,根本就没有看到他的眼神示意。

就挺尴尬的。

李世民看着金阶下一群顾左右而言他的官员们,感觉自己的帝生一片黑暗。

就在这时。

工部尚书段纶站了出来:“陛下,臣有要事请奏。”

李世民见状,重新燃起了希望,一脸感激的看向段纶。

却听他沉声说道:“陛下,马上就是春耕了,最近朔方商会除了一批农具,臣请户部拨款采购一批新农具,先在黄庄中推行试用,如有奇效,可普及全国。”

李世民神情一怔,不是在说东突厥吗,怎么跳到春耕和农具来了。

这时,一直回避他的百官们纷纷附和起来。

杜如晦也拱手道:“段尚书这个提议不错,臣也听说了那新农具的奇异之处,如若可行,定能成为我大唐镇国之神器。”

李世民拧着眉头看向杜如晦:“你们到底说的是什么,区区几件农具,怎么还跟镇国神器扯上关系了?”

长孙无忌闻言,急忙站了出来:“陛下,可不能小看了那些农具,有了它们,我大唐不知道能从田地间解放出多少劳动力,如今大唐处处都是用人之际,陛下万不可小觑了啊。”

“不止是田间,那玩意儿养殖场也可以用啊,比起电动车和马车,它的驮力更是前所未见。”

尉迟恭舔着嘴说道:“臣已经联系了朔方商会,不日就能购得十辆拖拉机,回头陛下要是有兴趣,可以到臣的养殖场一观。”

李世民眉心微蹙:“拖垃圾,什么玩意儿这是?”

金阶下有官员喊道:“不对,不对,是手扶拖拉机啊,陛下。”

李世民嘴角抽搐了一下:“少妇拖垃圾,去,去哪?”

“……”

长孙无忌沉着脸看向李世民:“陛下,回头还是把那个魁首送出宫吧,肾太虚,容易耳鸣。”

xiazaitx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