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境战场中。

白羽手持圣剑,看见着天空中已经孵化的巨卵,眼神极其凝重。

对方四手四脚,一出生便不断破坏着天地间的一切,巨人王庭的遗址在它手中变得脆弱不堪。

滚滚魔气席卷在它周身。

无数邪恶的呓语、扭曲的魔障,从它身上散发出来,让四周原本正常的植物变得奇形怪状,张牙舞爪。

“就是它吧。”

白羽低声问道。

安瑟琳带着激动与愤恨的声音传出:“对的,它就是逆孵之主的一部分,是逆孵之主凝聚力量形成的子嗣!”

白羽已经明白。

在梦境战场的逆孵之子,在现实中也存在。

而且。

两者还是一体的。

江南烟雨和服女子

只要梦境战场的阵亡,现实世界那个,也将直接死亡。

虽然不知道现实世界逆孵之子到底是在何处,但不管在那里,这么一个邪神子嗣留在世上绝对不是什么好消息。

白羽现在。

正好可以试试能否杀死对方。

他还没有尝试过,和一名邪神的直系血亲做正面对抗。

“来吧,安瑟琳,和我杀了这怪物。”

白羽抓紧圣剑。

无限的力量从剑身上涌出,澎湃的气流,开始冲刷着他的身体。

一剑。

斩天般挥出!

……

天顶城中。

巨大的逆孵之子破坏着周遭的一切,从它出现到现在开始的几十秒时间中,就像是过了一个世纪般那么漫长。

已经有上千名帝**死在了它手中。

还有更多的帝**畸变污染,对同胞痛下杀手。

绝望在每个人心中滋生。

“没有人能够阻挡它,至少在天顶城,它就是无敌的。”宇文霸捏紧拳头,脸上有一抹无助。

作为天顶城的城主。

整个枫叶郡的郡守。

他感觉到了深深的无力,在异族、妖魔、邪神种种攻击下,枫叶郡从安居乐业之地,变成了一处修罗战场。

无数平民丧生。

无数战士殒命。

这些,都和他脱不了干系。

“我能感觉到,对方在不断的变强,它出生时并不是完整体,但现在,它正在通过后天的成长补足先天的不足。”

樱主教双眼上已经蒙着白布。

她眼中不断滴下血泪,显然是使用了某种禁忌灵术的后遗症。

“这怪物除非二阶,甚至一阶的高手来,否则光凭我们绝对不可能对付。

传奇舰并不适合对付这种单体强悍的怪物,而且对方还有防御能量晶炮的习惯。

樱主教。

覆盖整个枫叶郡的拟界是你们制造出来的,现在你有办法解开吗?”

上官紫思考着退路。

这也是不得已而为之。

从这怪物出来的那一刻,她就知道,天顶城毁了。

现在。

她能做的,只有尽最大可能保存整个天顶城之人的生命,能逃出多少就逃出多少。

“拟界是一开始我使用神术时造成。

这个拟界。

其实对于普通人来说,并不是那么致命。

你也已经感觉出来了,蒸汽与机械之神教会的拟界,其实夹带的诡秘力量,并不多。

它的存在。

反而是一定程度上防止了妖魔、异兽、异族向其他郡扩散。”

樱主教沉声说道。

上官紫眉头一皱:“我是在问你,到底有没有办法解除这个拟界?现在我们需要退路,天顶城的民众也需要退路。

如果放任拟界存在。

天顶城这些民众,都只能成为妖魔和这怪物的食粮。”

樱主教紧咬下嘴唇,冷冷说道:“不能解除,这是我使用神术造成的后遗症,蒸汽与机械之神的力量降下太多,我无法完控制,使得力量外溢形成了这个拟界。

想要解除。

只能等神的力量消失。

这次造成的后果,我愿意一力承担,哪怕就算是死,我也不会说什么。”

上官紫就知道是这么个结果。

神术是一把双刃剑。

一旦神祗力量外溢,形成拟界,将会造成巨大的破坏。

但是她又能怪对方吗?

当时那种情况下,如果樱不使用神术,只怕整个天顶城早就被妖魔平推了。

“既然如此,没有奇迹了……我们准备逃命吧。”

上官紫抿嘴。

很难受。

这种无力回天的感觉,她人生中很少尝试到。

上一次面对。

还是她父亲濒临死亡的时候。

白羽救了他。

用从灵界潮汐中拿出的延寿丹。

当时她只是孤注一掷,随便尝试一下,看看有没有希望,但是却没有想到,白羽居然真的拿回了药丹。

“对,白羽。”

“他是某位大人物的转世,如果他愿意出手,说不定有办法!”

上官紫忽然响起在传奇舰上的白羽。

自从进入天顶城后,对方便一直待在房间中,没有走出来过半步。

她心念一动。

紫云把白羽房间外面的画面调集了出来,依旧紧闭着房门,没有半点声响。

对方在做什么?

“三皇子,你在做什么,现在我们的任务,应该是尽快疏散天顶城下层的居民。帝**已经完撤回了,这怪物的行进速度并不快。”

宇文霸弄不清楚。

原本传奇舰大屏幕上的作战会议,居然换成了一个走廊的监控图案。

其余天顶城的高层领导也对此疑惑。

“别说话。紫云,尝试联系白羽。”

上官紫冷冷说道。

紫云立刻拨通白羽房间内的通讯设备,结果无法接通。

上官紫心中不惊反喜。

难道……

对方真的在操作?

想到这点,上官紫原本已经绝望的内心,开始涌出新的希望来,忍不住道:“紫云,白羽在房间到底再做什么?”

虽然有些不礼貌。

但是现在这种紧要情况,也顾不得这么多了。

反正只是让紫云感知一下,就算白前辈真的在做什么事情,也不会被影响到。

但是。

很快紫云就给出一个让上官紫意想不到的答案:“无法探测,那个房间里面有禁忌的力量,我无法感知出其中的情况。”

无法探测?

这可是传奇舰,属于舰灵的地盘。

居然还有无法探测的地方?

似乎为了证明自己话语的真实性,紫云在大屏幕上播放出白羽房间的景象。

一片黑暗。

什么东西都看不见,什么动静也听不到。

到了现在这个时候,其余人也明白,似乎传奇舰上,还有一名能够力挽狂澜的恐怖人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