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额,想来着,不过单人帐篷太小,有点施展不开,早知道我就弄顶双人帐篷了!下次一定注意!”

岳峰这种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闲聊风格撩的娃娃小鹿乱撞,

“去死吧你,还想有下次,想都不要想!”娃娃又脸红了。

“你不喊苏橙一起吗?这机会可千载难逢!”岳峰脸皮厚的很,很随意的岔开话题。

“还是不要喊她了,橙子喝了酒喜欢睡懒觉,睡眠不足会肿眼泡!让她继续睡觉吧!”

“行!那你简单洗漱下,咱们接着出发!”

……

这次聚会距离上次岳峰在水库直播钓鱼也才过去没多久而已,水库气候基本没有太大的变化,唯一的区别就是岸边的树木枝叶更加繁茂了一点。

早上的库区,依然是雾气腾腾的样子,远处的树木,山水,轮廓都被雾气遮掩变得模糊起来,好似从现实变成了山水画一般。

娃娃从小到大去过好多景区地方,国内外的美景见过许多,可是崖坝水库这一款的确是第一次见到,如临仙境一般的感觉比在视频段子里看到的效果更好,小丫头兴奋的很,不停的东张西望。

库区的景色是在不断变化的,随着时间的推移,太阳逐渐升起,晨雾慢慢变得稀薄,眼前的一切也逐渐从虚幻逐渐变得真实起来。

自始至终,岳峰都一直陪在娃娃的身边很少说话,按道理讲这是两个人独处增进关系最好的机会,但是岳峰却没有刻意的做点什么。

花朵的春天很芬芳

许久之后,娃娃看得多了,逐渐从兴奋的状态变得平和起来,这才反应过来,旁边还有个男伴。

“喂,你在想啥呢?”

“我啊,我在想日出日落,沧海桑田!”岳峰根本就没思考,顺嘴就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。

或许别人理解不了这几个字的含义,可是两世为人,让岳峰对人世间的东西都看的透彻了许多,光影的变化确实有那么点沧海桑田的意味,只不过对娃娃来说,这个描述还是有些太空泛了点。

“你说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呢?有时候精明的很,有时候又老气横秋的像个老头子!”娃娃有感而发的说道。

“我啊?帅气的皮囊跟有趣的灵魂合二为一的人!两个字可以形容,完美!”岳峰很臭屁的说道。

“切,不要脸!”娃娃撇嘴对岳峰的话表示鄙视,可是心底却微微的被触动了下,还真是个完美的人呢。

两个人在库区从五点多一直呆到六点太阳升起来,这才算告一段落,结束的原因说起来蛮搞笑的,娃娃跟岳峰肚子饿了,同时咕咕叫了起来。

“走,去营地厨房看看,给你弄点吃的”岳峰丢下一句话,带着娃娃大步赶回了营地。

早上六点,已经有好几个水友起床了,早饭还没着落,不过大家都不当回事,趁着早上这一阵都想钓几条鱼,不过他们不知道的是库区这边,岳峰已经不止一次验证过了,这个季节,早上并不上鱼!

大家看到岳峰跟娃娃两个人从小路上回来,已经有些见怪不怪了,同样优秀的两个人,好像就算在一起了也挺正常的。

赶到营地厨房,刘凤年已经在张罗早饭了,早饭简约但是不简单,秘制打卤面,隔着老远就闻到了香味。

等早饭做好,岳峰挨个帐篷将大家都喊起来,一顿饭吃完收拾好,已经早上七点多,太阳高高升起了。

相较于前一天,今天的节奏就慢了许多,吃过早饭之后,大家陆续赶到钓位做钓,按照计划,最晚傍晚之前这次约钓的行程就要结束了,今天白天还能玩一个白天。

白天的时候,岳峰就低调了许多,副武装陪着娃娃跟苏橙两个人在水边玩了一天,太大的鱼没有钓到,但是常规的鱼种钓获不少,也算尽兴了。

吃过晚饭下午三点多,陆续就有钓友来跟岳峰辞行了,自驾开车回去,要计算到家的时间,他们已经在水库磨蹭到了能呆的最长时间,再晚点回去,可能就耽误别的行程安排了。

老陈同样也要走了,特意找到文岳峰:“哥们要撤了,感谢兄弟这两天的盛情招待,常联系,回头有机会的,到我们那边去玩玩!咱们回头再约!”

岳峰点头:“行,路上注意安,到家在群里说一声!一路顺风!!”

一直到下午五点多,最后一个钓友也依依不舍的收拾装备离去了,岳峰这边跟娃娃也到了离别的时候。

“还没玩够呢,橙子,要不然我帮你请天假,咱们再呆一天吧!让峰峰带咱们去市区或者镇上玩玩!”娃娃抱着苏橙的胳膊央求道。

面对这个请求,橙子坚定的摇摇头:“机票都改签过一次了,适可而止昂。公司这边已经给我打过两次电话了,有重要的事情回去处理!

要不然你自己呆着,我先回去,反正岳峰也不能把你卖了!回头让他送你去机场!”

见闺蜜态度坚决,娃娃郁闷的接受了现实。

“好吧,那就一起走,峰峰,送我们去机场吧,最后一班飞机回去!”

岳峰点头,跟刘哥他们打了个招呼,就带着娃娃她们去了机场,营区这边的设施从中午就开始收拾了,目前已经基本装车完毕,岳峰只需要支付相关的费用,这次约钓活动就算圆满完成了。

将两个丫头送到机场,岳峰又被开车的兄弟送回了小镇,期间借着上厕所的机会,岳峰去小超市买了两条中华烟,好说歹说给人家开车的哥们塞到了后座上。

东西价值高低先别说,人家帮忙就是情分,多少要表示一下感谢。

送走小车司机,岳峰就给老刘打了电话,一连好几天的功夫,都是哥几个帮忙,如今正事儿忙完了,同样要谢谢人家。

晚上,岳峰跟老刘他们在镇上找了个还算干净的小店,很是畅快淋漓的招呼了一顿,庆祝活动圆满完成,也感谢兄弟们几天出人出力帮忙。

吃饭的途中,强子这家伙就一直低头在发消息,平常这个家伙挺活跃的,今天竟然低调安静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