刘岩告诉王一达:“你先不要轻举妄动,继续派人盯着他们,孙啸川又是在自作聪明,以为把我的厨师挖过去就能做出正宗的药膳了,他这是在做梦!”

“好,我明白了,继续盯着他们,过几天孙啸川应该会在某个地方新开业一家药膳馆的。”王一达推测着。

“没错,我们就等着他开业之后,再收拾他!”

如果孙啸川能够和他正面竞争,公平竞争,刘岩是欢迎的,可孙啸川竟然偷偷挖他的人,连招呼都不打,这让刘岩非常的不爽,还真以为谁傻吗?

挂断电话后,刘岩气哼哼的把手机一扔,骂道:“还他妈真的是孙啸川,这家伙贼心不死啊,他怎么就不接受教训呢?”

苏韵在一旁也听明白了,摇头道:“他可能以为你不在南海市,就偷着搞事呗。”

“我会让他比上次更惨的,上次他好歹还留了一个总店,这次我让他的百川私房菜彻底关门!”刘岩握着拳头,恨恨的说道。

两人聊了一会,正准备休息,刘岩的电话又响了,他拿过来一看,竟然是宋董的电话,上次吃饭的时候,宋董要了刘岩的手机号。

“这家伙能有什么事找我?”刘岩嘴里嘟囔着,按下了接听键。

“刘总,不好意思啊,这么晚了打扰您,还没休息吧?”宋董还是那副客客气气,又油腔滑调的语气。

“有什么事就说吧。”刘岩懒得和他寒暄。

“范总最近在谈一笔大生意,不知道刘总有没有意向合作啊?”

烈日姐妹花

“什么大生意?”刘岩其实对巨鲨集团没什么兴趣,不过这个宋董确实口才很好,总能引起别人的好奇,让你想要继续和他聊下去。

“是这样的,您应该知道在兴源市的市郊有一座山吧,叫鹿山,风景怡人,是本市最出名的风景区了。”

“这个我倒是知道,等忙过了这阵子,我还想去那里玩两天呢。”苏韵前几天就和刘岩说,要去鹿山游玩几天。

“是啊,鹿山那里有动物园,各种险峰,极限运动场所,非常受欢迎的,你要是去了,绝对会不虚此行的!”

“好了,别废话了,你直说吧,巨鲨集团要做什么项目,和我又有什么关系?”刘岩知道宋董要是聊起来,话都不带停的,感觉打断他的话,让他说重点。

“嘿嘿,刘总你别急啊,以前这个鹿山风景区的游客不多,所以范总也没有太在意,最近几年鹿山越来越火爆,游客也逐年增多,可是风景区的配套设施全面落后,鹿山里面的每个景点都是分包个人的,这样的话很不好管理,也容易出事!范总一想,干脆就把整座山包下来,重新规划,把吃,玩,看等项目重新建立起来,把鹿山打造成远近闻名的风景区!”宋董说的慷慨激昂,换个人可能就被忽悠的头脑混乱了。

“那我能做什么?为什么要找我?”刘岩再次打断了宋董滔滔不绝的高谈阔论。

“范总认为在这座风景区之内,如果能把吃的服务都换成药膳,

那肯定会成为一大特色的,也更利于游客的健康,勾起他们的好奇心,天然,健康,原生态,这才是景区的独有特色!”

刘岩这才明白范毅仁的意思,原来他是想要刘岩在风景区内开药膳馆!

宋董见刘岩不说话了,他也没有继续呱噪,停止了说话声,等着刘岩回应。

“你回去和范毅仁说,我考虑考虑,最近太忙了,没时间想这些事。”刘岩觉得这件事需要慎重,范毅仁这家伙老奸巨猾,是不是好心合作,还不一定。

宋董倒也不急,答道:“好的刘总,希望您能好好考虑,这可是一次大好机会,双赢啊……”

还没等他说完,刘岩就挂断了电话,他眉头紧锁,思考着宋董的话,苏韵在一旁听了个大概,问道:“巨鲨集团要和你合作?”

“是的,可我总觉得不对劲,魏文山这次来兴源市,可能就和这件事有关,他可是个利益至上的家伙,有这种好事,怎么会叫上我呢?范毅仁也应该知道我和魏文山不对付。”刘岩分析着利害关系。

“是该谨慎一些,不过咱们还是先把分店的事忙完吧,不用着急给他答案。”

“对,不着急!”此时两人的困意渐浓,熄灯休息了。

第二天,刘岩又和几名应聘者进行了详谈,最后定下来了经理和领班,分店的招聘算是告一段落,可以重新开业了。

分店的事理顺以后,刘岩才给宋董回了电话,当然,他没有立刻答应合作的事宜,而是提出了一个要求。

“宋董,我能不能去鹿山看看,我想知道景区的具体人流量,还有发展前景,如果不满意的话,我是不会和你们合作的。”

“没问题啊刘总,欢迎你来考察,这个鹿山景区很火爆的,您来了就知道。”宋董热情的欢迎。

定好之后,刘岩就准备去鹿山看看,本来他只想一个人去的,可苏韵执意要跟着去,她之前在网上查到了鹿山景区的介绍,很喜欢那里的景色。

刘岩摇头道:“不行,我现在还不知道范毅仁葫芦里卖的什么药,而且魏文山也在,万一真的起了矛盾,动手的话,你在那里会很危险的。再说了,分店重新开业,麻烦事很多,也离不开你的。”

苏韵不是那种任性的女孩子,很懂事,她没有坚持,点头道:“好吧,那我就在分店等你,你要小心啊!”

“你呀,是不是想当我妈啊,总是把我当小孩子。”刘岩说着,就在她脸上捏了一下。

苏韵羞红了脸,说道:“你本来就比我小,我不想当你妈,当你姐还不行吗?”

“行行行,你本来就是我姐啊,韵姐,嘿嘿。”刘岩开着玩笑,准备好了身上的装备,他换了一身登山服,登山包里还放了登山的器械。

刘岩一个人走出酒店,开车前往鹿山风景区,兴源市也不大,刘岩驱车按照导航,一个多小时就来到了鹿山山脚下。

范毅仁和宋董都在那里等着刘岩,见他的车子到了,都迎了上去。

“刘总,感谢你百忙之中来到了鹿山啊,有了你的合作,这个项目一定会成功的。”范毅仁微笑着伸出手,和刘岩握了握。

刘岩没有说什么,只是点点头,他转头望着鹿山脚下的道路,看到熙熙攘攘的,确实有很多游客到这里游玩,很多都是一家人来的。

如果按照这个人流量,那每天在这里吃饭的人肯定不少,如果真的能把药膳生意包下来,确实可以大赚一笔,而且还是可持续性的。

“范总,你还挺有眼光的,这个景区确实值得开发啊!”刘岩微微点头。

范毅仁见刘岩没有异议,也很高兴,做了一个请的手势,说道:“刘总,这里只是冰山一角,请继续往里走,你还会有惊喜的!”

刘岩笑了笑,跟着他们大踏步朝山上走去,随口问道:“魏文山没来吗?”

范毅仁脸色微变,随即答道:“魏老是和我谈别的生意,这里的事和他无关,咱们谈咱们的。”

“你的胃口还挺大的嘛,魏文山给你许诺了不少好处吧?”

“你怎么知道?”范毅仁瞪大了眼睛。

“我当然知道,魏文山这个老家伙最能忽悠人了,他曾经在东兴县,复阳市都大张旗鼓的忽悠了不少人,最后还是滚蛋了,范总,你可要小心此人啊!”刘岩冷冷的劝告着范毅仁,其实也是在警告他,不要和魏文山勾结在一起,不然没有什么好处。

范毅仁嘿嘿的干笑两声,没有再说什么,几个人慢慢的顺着石板路向上走着,在每隔几十米的路边,就有一些小的景区,比如一个凉亭,或者几处山泉,围绕着这些地方,就是一些私人承包的小卖店,饭店等营业场所。

看到这些地方,刘岩也明白了宋董上次和他说的话,确实很不正规,一些小商小贩的商品看似琳琅满目,可很多都是劣质产品,饭店就更不必说了,卫生条件很差,小孩子如果在这里吃东西,很有可能吃坏了肚子。

范毅仁不停的和刘岩讲解着这里的弊端,重点是食物方面,他提出可以做一些快餐形式的药膳,方便游客带走吃,刘岩也点头同意了。

“这个没问题,我们药膳馆一直都在做外卖点餐服务,有些饭菜是可以做成简易包装的,如果需要,还可以用真空袋进行冷藏,游客很方便食用的。”刘岩答应了范毅仁的提议。

刘岩的体力很好,就算他在正式进入修行界之前,就是在山里疯跑的孩子,就算在山里跑一天也不觉得累,可是范毅仁和宋董就不一样了,还没爬上几百米呢,就累得不行了。

“刘总,您的体力真好啊,连大气都不喘一下,佩服,佩服。”范毅仁双手叉腰,大口的喘着粗气,腿都有些微微发抖了。

刘岩只好停下了脚步,看着旁边的一处买冷饮的小店,那里有很多塑料椅子,说道:“反正今天也不着急,慢慢走吧,既然你们累了,就休息一下。”

范毅仁连连点头,在宋董的搀扶下,来到了冷饮店门口坐了下来。

fpzw